◾️

怪亂

© 怪亂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冷春(新风主CP)第十五章 · 麻烦

真的是拖了很久的更新,非常抱歉!(鞠躬🙇

对喜欢这文的朋友们表示非常感谢T_T!



Chapter 15 · 麻烦




回想起来,从自我意识开始产生以来,在日本的十多年里,没有人直接告诉他,接受不同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

二十三岁,在伦敦一个下雨的星期三,他走进治疗师的家中,坐下,望着一身灰色的她,又看了看隔着轻纱的雾蒙蒙的窗外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治疗师坐在比他低一点的藤椅上,她用来靠背的枕头,也是灰色的。整个家居装潢,不是白色就是灰色。这里在伦敦的最南边,路上要经过一个小小的山坡。只要一下雨,就让他想起家乡夏天潮湿的深绿色的公园。若有若无的雨声似乎把世界缩小了,而这里,更像他外婆在日本乡下的房子。

治疗师从柜子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,似乎想要打开一个出口,试探性地提出了另一个问题,为什么想要到这里来。他定了定神,眼睛避开她的目光,转而盯着自己的膝盖。双腿不自觉地往里并了并。

“不知道。” 他说,“我只想要好受些。”

“好受有很多方面,你能具体一点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 他的身子似乎放松了一些,但是,却微微无力似地靠向沙发后背,“像别人那样的好受。”


' , '



风间又一次醒过来,是晚上七点。他直起身,隐约听到楼下有动静。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衬衫,混杂了酒味和汗味。此刻的他只想冲进浴室洗澡,但顾及到这里是新之助的家,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。这时候,楼梯上传来脚步声,接着,卧室的拉门被轻轻拉开,走进来的人正是新之助。

“喔,风间,你醒了?可以开灯吗?” 发现风间已经坐了起来,他问道。

风间顿了顿,“唔”了一声。

新之助转身打开了灯,卧室里瞬间一片敞亮。风间觉得刺眼,不由得闭上了眼睛。

“抱歉。” 新之助说着跪坐下来,“本来想让你再休息,但觉得你必须要吃点东西,所以来叫你下去。”

风间揉了揉眼睛,没有看向新之助,点了点头,嘟囔了一声,“谢谢。”

新之助的谈吐时不时变得很有礼貌。这个从他们婚礼前一见面,风间就感觉到了。这种微妙的生疏感,让玩笑话都变得有些尴尬。在去婚礼的路上,风间虽然也拿他打趣,但总是觉得有些无力。幸好有阿呆开车,可以一起聊些大家的近况。

而现在,他更是在言辞中加上些“我认为”的后缀,风间皱了皱眉,抬起眼,小心翼翼地看向他的膝盖, “抱歉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哪里,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赶回来,倒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。” 新之助笑了起来,风间的眉头更加深蹙。

“啊,我去放洗澡水,你先去洗澡,再来吃饭。我快做好了。” 新之助说着站起身来,准备走。

风间的眼睛终于追上他,语气有些慌,“你在做饭?爸妈小葵他们呢?还有,信……信子呢?” 

新之助停住,逆光的缘故,他的目光看上去十分温和,“他们都在新家,跟信子的爸妈一起吃饭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 风间脱口道,顿了顿,他又补充道:“我可以去正男家……”

新之助像是笑了,又像是微微叹气,“在去东京之前就住这里吧,新家还没有置办好,爸妈会过去帮忙几天。这里只有小葵住,她后天回东京上课。”

风间张了张口,一时语塞。

新之助蹲下来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,“你是为了我的事才回春日部的,让我好好招待你,好不好?”

风间觉得眼眶有些热,他掀开被子,站起身来,开始整理床铺。“我去浴室烧水,你去做饭吧。” 他动作麻利地收拾好,就噔噔噔地跑下楼去,留新之助一个人在房间里。

新之助顿了顿,也站起身,关了灯和房门,走下楼。

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,新之助在门前静站了一会儿,然后走向厨房继续切菜。



在淋浴的时候,风间努力无视自己饿得发出抗议的肚子,蹲下身来,任热水浇到背上和头上。突然,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,迅速起身,草草洗完身子,就踏进了浴缸。

一池子的热水包裹了全身,本该是解乏的好机会,他却无法好好享受。新之助一个人留在家里给他做饭这个事实让他惭愧,他一心想快些结束,不耽误那家伙的时间,好让他吃完饭后赶回新家与家人团聚。

一想到家人团聚这句话,风间的眼眶就湿了。自己的家早已搬离了春日部,母亲一个人在东京,父亲依旧时常出差,而自己在伦敦,一家人聚少离多。如今回到这里——这个自己生长的地方,纵使与昔日亲友见面,也仍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滋味。后来风间才知道,这种深深的失落源于自己缺少一个落脚的地方——一个可以自己一个人待着的场所,一个能让自己好好去接受事实的空间。

他把脸埋进热水里,脑袋还是嗡嗡作响。

看来自己回来,还真是一个大麻烦。

他想到这里,不由捶了捶膝盖,溅起一片水花。

不知什么时候,门外传来敲门声。

“风间,好了吗?可以开饭了喔。” 新之助在门外喊道。

风间回过神来,刚才思绪飘飞,不知不觉竟泡了很久。他应道“马上来”,一边慌乱地起身。正要踏出浴缸,不料双腿一软,一个踉跄,整个人就重重摔到了地板上。

显然是听到浴室里的巨大响动,门外的新之助有点慌。他开始重重地敲打着门,“怎么了?你没事吧,风间?” 透过磨砂玻璃门可以看到他把手伸向门把手。

风间头痛欲裂,趴在地上很久都没缓过来。新之助犹豫地拧了拧门,是锁着的。他收回手,继续敲着门,越来越焦急,“你摔倒了吗,风间?”

风间先是应着没事,然后扶着浴缸爬起来,打开淋浴,开始冲洗身子。膝盖下方摔出了一块淤青,热水淋上去隐隐作痛。他冲着门外新之助的身影又喊了一句,“没事。”

“没事吗?” 新之助再次确认,听到淋浴声后似乎也放下心来。

风间望着他的身影消失,迅速擦干身子,才反应过来换洗衣物都在行李箱里,刚才下来的时候慌慌张张,忘了拿。

他张了张口,想叫住新之助,拜托他帮自己拿。可是,他突然想到,只要那家伙一打开自己那个并不大的行李箱,就会看到里面塞着他的小说,那本回日本之前买的《冷春》。

只是一本小说而已。但他并不想让他看到。

风间心烦意乱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这时候,新之助又回来了,他在门外停住,弯下腰放了东西在地板上。他隔着门说:“我找了一些衣服给你穿,还有内裤,我在便利店买了一次性的。”

他说完转身走了,“我盛饭去了,快点喔,小彻。”

风间披着毛巾站在原地,不知为何,迟疑着迈不开脚步。等新之助的脚步声完全消失,他才挪到门边,打开一点,把门外装着衣服的篮子拉进来。

一套有些旧的深灰色的贴身睡衣整齐地叠放在篮子里。

结了婚的男人吗。

在不自觉中,他露出了苦笑。

那家伙真的和从前很不一样了。

风间拿起那套睡衣,凑近,轻轻闻了闻。

记忆中新之助的校服衬衫,总有若有若无的洗衣粉的清香,那个香味一尘不变,美伢一用就用了好多年。现在自己手中的贴身睡衣,味道似乎不太一样。还是美伢在洗吗,或是他自己洗的,或是,别人洗的?

风间将脸埋进柔软的布料里,很久。

我的归来,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。



TBC



阅读第十六章请走这边

评论(24)
热度(98)